【情欲場】(29)作者:bulun   人妻小說 
字數:7121


  予人玫瑰,手留余香,希望大家能點一下右上角的「紅心」,舉手之勞! ∧闹С质俏野l帖的動力,謝謝!

     。   。   。   。

              二十九、酒媒

  過了片刻,沈紅英說:「老弟,你們之前感情怎么樣?」

  「如果沒有離婚這事,我認為之前我們感情比較好,至少我是一切以她為中心,她對我好像也沒有什么不滿!

  「你原來有小孩嗎?」敢情沈紅英她們對自己其他情況不是很清楚。

  「有一個兒子,失蹤了!拐f到兒子,劉斌感到一陣心痛,臉上神色隨之冷了下來。

  「失蹤了?」沈紅英驚問一句后,發現了劉斌神色的變化,連忙安慰說:「老弟,你不要太傷心,吉人自有天相,相信將來可以找回來!

  「劉哥,好人會有好報的。孩子將來肯定能找回來!古{慃愐惨慌园参空f。
  「謝謝!箘⒈髮ε{慃惖热宋⑽⒁恍,接著說:「這個只有看天意了。希望他還活在世上!

  「對了,劉哥,車修得怎么樣了?」點好菜的譚倩感覺到氣氛不對,連忙岔開話題。

  「修理廠說,后天可以拿車!

  「我們沈姐夠意思吧?」譚倩見劉斌點頭,接著說:「那你今天一定要多敬她幾杯酒!

  「小倩,你又唯恐天下不亂,想讓姐出丑是吧?」沈紅英笑斥譚倩。

  「姐,喝酒不就是開心,今天正好林大哥出差了,你可以好好放松一下!
  「劉老弟,我告訴你,我們這幾人中間就是小倩和麗麗可以陪你喝,所以讓她們兩個坐你旁邊。姐是不行,那天姐回去都站不穩了!

  「沈姐,我也不能喝!古{慃惸樕⒓t地說。

  「反正你比我強!

  眾人說鬧了一會,菜才陸續開始上傳。酒仍是劉斌頭痛的紅酒,但是在座的都是女士,只有尊重眾人意見。這頓飯,劉斌說話不多,因為旁邊的牛麗麗話不多,而譚倩則多數時候在與其他姐妹笑鬧,沒有多少時間單獨與他說話。但是,他酒喝了不少,四瓶紅酒,差不多喝了一半。

  吃晚飯,眾人又提出去唱歌,劉斌原以為還是前天晚上那個歌廳,非常樂意,心想自己正好可以去打聽一下,前天晚上張明與哪些人在一起?誰知不是,而是另一家環境條件差不多的歌廳,吳丹似乎與這里的老板關系很好。

  包廂比上次的大,里面裝飾也不錯,六個人坐在里面很寬松,沈紅英建議換個小一點的,但是譚倩說很好,大一點好跳舞。

  這次譚倩一次就點了四瓶紅酒,并說不夠再加,今晚要玩開心,醉了上面可以開房睡覺。也許是老公出差了,上次不怎么喝酒的沈紅英這次放開了,酒一上來,便主動找上了劉斌,而且每次都會有意無意地將劉斌旁邊的牛麗麗捎上,弄得牛麗麗有些不自在。牛麗麗坐劉斌旁邊,也是沈紅英安排的,她當時沒有表示異議。

  其他人更不放過包廂里的唯一男性,那個新來吳丹也大方主動,不時上來敬劉斌一杯。她是譚倩的同學,今天來找譚倩有事,因此被譚倩叫了過來。不到一個小時,兩瓶紅酒便喝完了。劉斌一看覺得自己不能這樣呆坐著,必須去唱歌或者跳舞才行,否則不用到散場,自己就會趴下。當歌聲響起時,他主動邀請沈紅英跳舞,沈紅英說:「老弟,今天姐喝多了,有點站不穩了!沟沁是很大方地站起身來,和劉斌來到廳中,隨著音樂跳了起來。

  「老弟,麗麗是對你有些意思,你看她今天很少主動敬你酒,似乎怕你喝多了,其次是一直默默關注著你,你要主動一些,等會多陪她唱幾首歌、跳幾曲舞!股蚣t英一邊跳一邊在劉斌耳邊說,以致她那飽滿而又高聳的胸脯貼上了劉斌的胸膛也沒有在意。

  如果是以前,劉斌會注意與女性的交往,通過今天下午的一番思考,覺得要建立廣泛的關系,就不能太在乎對方是男是女,只要自己心中沒有歪念就行,輕輕點頭,笑著說:「謝謝姐,我會的!

  與沈紅英跳完舞,劉斌回到座位上,與眾人喝了一杯酒后,笑對牛麗麗說:「麗麗,我們合唱一首歌怎么樣?」

  「好啊,你們唱什么歌,姐幫你們點!古{慃惿形椿卮,一旁的沈紅英接腔說。

  牛麗麗已經泛紅的粉臉上閃過一絲羞怯,小聲說:「劉哥,你想唱什么歌?」
  「我好久沒唱了,太新的歌不會,老一點,看你喜歡唱什么歌!

  「那來一首《敖包相會》?」沈紅英一旁建議道。

  牛麗麗沒有出聲,只是將目光轉向劉斌,似是征求意見。劉斌見牛麗麗沒有反對,便說:「好,那就陪我們的警花妹妹唱首《敖包相會》!

  牛麗麗在瞋了劉斌一眼,略帶羞澀地說:「劉哥,你別拿我開玩笑好不好。
  我是什么警花,是她們亂叫的,公安系統比我漂亮的多得是!

  劉斌看到牛麗麗那嬌羞的女兒樣,笑著說:「你在我心中就是警花,而且是最出眾的警花!

  劉斌這一說,牛麗麗更加羞澀,瞟了劉斌一眼,沒有出聲,好在這時音樂響了起來。劉斌一聽正是《敖包相會》,拿過麥克風,遞給牛麗麗一支。廳里頓時響起熱烈的掌聲,譚倩說:「站起來,到中間唱,哪有坐著唱歌的!

  劉斌聞言大方地站起來,牛麗麗也只有隨著站起身來,雖然神色有些不自在,但是能夠坦然面對,沒有忸怩,和劉斌一道走到包廂中間,對著屏幕唱了起來。
  當劉斌唱到「我等待著美麗的姑娘喲,你為什么還不到來喲呵」時,沈紅英等人起哄說:「美麗的姑娘早就站在你身邊了,你應該主動一點、熱忱一點,這樣我們的警花姑娘才會到來,靠近你!

  牛麗麗雖然臉帶嬌羞,但還是認真地接著往下唱,當唱到「只要哥哥你耐心地等待喲,你心上的人兒就會跑過來喲呵」時,譚倩跟著起哄說:「劉哥,我們美麗的警花麗麗告訴你了,你不但要熱忱,而且還要有耐心,這樣她就會向你跑過來!

  劉斌對沈紅英等人的笑鬧沒什么特別的感覺,始終含笑面對,牛麗麗卻有點嬌羞難勝。偏偏眾人不放過,兩人一唱完,紛紛舉杯上來敬酒,然后又讓他們單獨碰了一杯。以致后來牛麗麗不敢再陪劉斌唱歌,只陪他跳舞。

  當劉斌和牛麗麗開始跳舞時,沈紅英和譚倩也跟著跳了起來,沈紅英當男生,當兩人跳到牛麗麗身邊時,故意將牛麗麗往劉斌懷中撞,有幾次牛麗麗被撞入劉斌懷中,讓兩人身體來個全面接觸。

  如此一鬧,劉斌也有些尷尬了,特別是幾次全面接觸后,從牛麗麗異樣的目光中感覺出對方發現了自己身體的變化。后來,他不敢再邀牛麗麗跳舞了。但是,又不能坐著不動,這樣只會不斷地被未唱歌的人敬酒。雖然紅酒酒精濃度低,上頭慢,開始不怎么覺得,但是一旦感覺喝多了,就很難控制,最后他只有起身邀沈紅英跳舞。

  誰知酒勁上來的牛麗麗,開始報複,借點歌的機會,經過兩人身邊時將沈紅英推入劉斌懷中,與劉斌也來個滿懷。愛開玩笑的沈紅英臉上也顯過一絲羞澀,但是不像牛麗麗那樣馬上離開劉斌懷中,而是順勢摟緊劉斌,胯部也貼著劉斌兩腿之間的突起部分,感受他的粗大,并在他耳邊悄悄說:「老弟,你的本錢不小哦,要不要姐今晚幫你和麗麗到上面開間房?」

  劉斌沒想到沈紅英這個時候還開玩笑,笑著說:「姐,我看不如給你自己開一個,正好姐夫不在家!

  「我開一個?行啊,你來陪我?」沈紅英根本不懼劉斌調笑,反將一軍。
  劉斌不敢再與沈紅英開玩笑,只有笑著說:「我不敢,怕姐夫到時把我滅了!
  「膽小鬼!股蚣t英笑著在劉斌額頭上點了一指,離開了他懷抱。

  劉斌回到座位上,又被迫喝了幾杯酒后,對牛麗麗說:「麗麗,你怎么也做弄劉哥!

  「她們這些人,你越是老實越是拿你作樂,我不反擊,等會她們會更過分!挂苍S是酒精的作用,牛麗麗沒有剛才羞澀了,接著又說:「剛才沈姐與你說什么悄悄話?」敢情牛麗麗一直在關注他們。

  劉斌自然不能告訴牛麗麗實情,開玩笑似的說:「沈姐要我大膽地追你,說你是個好女孩!

  「你別聽沈姐胡說,她喜歡開玩笑!古{慃悑尚叩乜戳藙⒈笠谎,不再好奇下問。

  劉斌本想在和牛麗麗開開玩笑,這時第一次見面的吳丹又端著酒杯過來,說:「劉哥,你既不唱歌,又不跳舞,那就陪小妹喝杯酒!

  劉斌又只有端杯,剛喝完杯中酒,放下杯,和譚倩跳完舞的沈紅英走了過來,說;「當男生,跳起來很別扭,老弟等會你配倩倩跳!

  譚倩則笑著說:「劉哥要陪麗麗,還是算了吧!

  牛麗麗一臉嬌羞,趁譚倩經過劉斌身邊時,將她劉斌身上一推,譚倩沒注意正好跌入劉斌懷中,坐在劉斌大腿上,牛麗麗開心地說:「現在把劉哥讓給你!
  譚倩感覺到屁股上有個很粗的東西頂著自己,神色一證,很快明白過來,急忙從劉斌身上起來,想追打牛麗麗,牛麗麗早已跑開,最后只有啐了牛麗麗一口,說:「你這個死麗麗,不知好歹,等會別怪姐真把劉哥搶過去!

  笑鬧中,四瓶紅酒不知不覺喝完了,劉斌見時間才到十一點,眾人并沒有散去的意思,只有叫服務員再加兩瓶,一旁的牛麗麗聽到后,立馬制止,說:「劉哥,都喝得差不多了,我不能再喝了,最多再加一瓶!

  劉斌也感覺到自己喝得差不多了,接受了牛麗麗的意見,誰知譚倩不同意,說:「好事成雙,要加就加兩瓶!

  「那你喝,反正我是不能喝了!古{慃愐慌哉f。

  「呵呵,說好了今晚要玩開心,誰也不能少。你如果喝不了可以找人代,但是如果代喝的人醉了,你得負責照顧!

  「喝就喝,只要沈姐和吳丹不反對!古{慃惏l現沈姐和吳丹的酒量比較小,盡管她們喝的比較少,但是也差不多了,不再堅持,將矛盾轉移到兩人身上。
  酒勁開始發作的沈紅英,豪氣干云地說:「喝就喝,大不了一醉!

  有些微醉的吳丹正在點歌,也許是第一次和大家在一起,雖然聽到了,但是沒有出聲,年齡最小酒量不錯的彭穎則在一旁含笑不語。

  酒勁開始上來,眾人玩得更瘋了,牛麗麗也沒有了先前的羞澀,為了避免少喝酒,主動邀請劉斌跳舞,正好這時彭穎唱的是節奏比較慢的歌,很適合跳慢四,便與劉斌在廳中慢慢搖動起來。譚倩為了報複上次自己被牛麗麗推倒坐在劉斌懷中,借跳舞的機會又將牛麗麗撞入劉斌懷中。這次牛麗麗沒有像前幾次一樣急著離開,干脆摟著劉斌,貼著他身子,瞇著眼睛隨著節奏慢慢地搖動著。這樣一來,劉斌有些不好受了,鼓脹的下體貼著對方小腹,來回摩擦,讓下體越發鼓脹難受,而牛麗麗似乎不在乎,剛剛將臀部翹起一點,避免下體與對方身體接觸,不一會牛麗麗的小腹又跟了過來,保持著若即若離的狀態。

  音樂停止了,牛麗麗仍未松開摟住劉斌的手,依舊瞇著眼睛,按照原來的節奏搖動著,劉斌不得不提醒說:「麗麗,等會再跳!

  「劉哥,我真的不能再喝了,現在下去肯定又得喝酒!乖瓉砼{慃愂菫榱硕惚芎染。

  偏偏沈紅英不放過,說:「你們別這么難分難舍好不?難道等會散場了有的是時間!

  沈紅英這么一說,牛麗麗只有與劉斌松分開,回到座位上,不可避免地被迫喝了一杯,劉斌更不可能逃脫。喝完酒,牛麗麗主動去點歌了,當牛麗麗的歌聲響起時,譚倩邀劉斌來為牛麗麗伴舞。譚倩似乎也有些上頭了,一點也不忌諱劉斌臌脹的下體貼著自己小腹,反而媚眼如絲地看著劉斌說:「劉哥,你今晚好幸福,麗麗可是從來沒有這么摟著男人跳過舞。開始我們沈姐還懷疑,你妻子與你離婚,是不是你不行,沒想到這么久了你那里還那么硬,如果不是麗麗在,今晚我就不回去了!

  劉斌知道這些人喜歡開玩笑,酒勁上來后,也沒有什么顧忌了,笑著說;「這與麗麗有什么關系?如果小倩妹妹不回去,那劉哥就陪你,讓你檢查一下劉哥究竟是不是臘樣銀槍頭!拐f完故意用下體頂了譚倩一下,弄得譚倩嬌羞滿臉,急忙翹起臀部。

  一曲還未跳完,兩人便回到了座位。牛麗麗唱完后卻不回座,依舊拿著話筒。沈紅英似乎知道牛麗麗的用意,催著劉斌上前去敬酒,并且將兩個裝了小半杯酒的酒杯遞給他。牛麗麗見劉斌端著杯子過來,推說不能喝了。劉斌將她杯中的酒倒了大半在自己杯中,再把杯子遞給她,說:「這下可以了吧!古{慃悰]辦法只有接過杯子,喝下杯中酒。

  劉斌剛回到座位,譚倩便說:「小穎,你劉大哥還沒喝好,剛才嫌沈姐酒倒少了,你再敬他一杯!拐f完笑嘻嘻地看著劉斌,敢情他的動作被譚倩看到了。
  劉斌感覺酒勁開始發作,有些飄飄然了,連忙推辭,但是譚倩和彭穎不放過,彭穎年歲最少,撒嬌地抓著他的胳膊說:「劉大哥,你如果想成為我姐夫,就必須喝了,要不我這個姨妹子會拼命造難!

  盡管劉斌對牛麗麗沒有多少想法,但是不想讓彭穎誤會自己對牛麗麗沒有興趣,只有喝下杯中酒。他雖然感到有些飄飄然了,但是喝完酒,還是站起身來邀彭穎跳舞。彭穎年歲比較小,沒有其他人這么瘋,加之有男朋友,其他人也不怎么過分開玩笑,跳舞時沒有緊貼著,他這才稍微感到輕松一點。但是不管怎么樣,女人身上特有的香氣他無法回避,在酒精作用下,這種香氣格外容易讓人興奮。
  與彭穎跳完,劉斌不敢再主動邀其他女士跳舞了,怕自己控制不住,屆時做出什么出格的舉動。然而,剛一坐下,酒杯便端了過來,已經醉意朦朦的吳丹又過來和他喝酒,不喝還不讓,似乎今晚非讓他喝酒不可。

  如果是以前,他會中途找機會出去坐坐,但自前天晚上在金鉆遇上小慧的事后,覺得在這種場合還是少出去為好,免得遇上與自己不相關但是又看不慣的事,招來麻煩。然而,不出去酒就得多喝,唱歌基本沒有自己的份,要想少喝酒就只有跳舞。在酒勁沒上來之前,他還敢跳,現在舞也不敢跳了。他只希望早點散場,但是又不敢主動提出來。

  當牛麗麗又唱完一首歌時,已是滿臉通紅的沈紅英又催他上前敬酒。這次他沒有上前,而是拼命地搖著手說:「姐,我真不行了。你就饒了我吧!

  「男人不能說不行,不行也得行,更何況是給這么漂亮的警花妹妹敬酒!
  沈紅英說。

  「劉哥,你不喝酒也可以,那你上去給麗麗獻個吻!棺T倩也一旁起哄說。
  站在廳中的牛麗麗見劉斌可能真的不能再喝了,說:「沈姐,倩倩,劉哥今天喝的較多的了,可能真的不行了!

  「麗麗,你怎么知道他不行?」沈紅英抓住牛麗麗的語病馬上攻擊,弄得牛麗麗嬌羞滿臉,趕緊補充說:「沈姐,我是說他可能真的不能喝了!

  「只要沒倒下就能喝!股蚣t英說。

  「姐,那我先陪你喝一杯,然后和麗麗喝!箘⒈罅ⅠR將沈紅英一軍。
  「好!咕苿派蟻淼纳蚣t英根本不在乎,爽快地喝完了杯中酒。

  劉斌被逼得沒辦法,只有搖搖晃晃地上前給牛麗麗敬酒。牛麗麗怕劉斌摔倒,連忙扶住,接著酒杯,喝完杯中酒。

  「麗麗,你再陪劉哥跳個舞!巩斉{慃悳蕚渑銊⒈蠓祷刈粫r,譚倩又在一旁起哄說。

  「我站不穩了,不能跳了!箘⒈竽苊[手。

  「劉哥,跳舞可以少喝酒!古{慃惱怂。

  「麗麗,我真的真不穩了,等會把你弄摔倒了不好!箘⒈筮B忙解釋。
  「劉哥,我們慢慢跳!古{慃愓f完手已搭上劉斌肩膀。

  劉斌想想也有道理,只有打消回座的念頭,摟著牛麗麗在廳里慢慢搖動起來。開始劉斌還刻意避免下體與對方相碰,但是慢慢的兩人便貼在一起了。牛麗麗完全不在乎劉斌鼓脹的下體貼著自己,閉著眼睛和他慢慢搖動,到后來上身也貼在一起了。既然牛麗麗不在乎,劉斌也不再刻意回避。

  眾人也許多喝得差不多了,竟然不起哄了,彷佛兩人本應該這樣跳舞一般。
  劉斌看著牛麗麗紅紅的粉臉,心動不已,忍不住在她耳邊小聲說:「麗麗,你好漂亮!

  劉斌這一說,讓神色本來還比較正常的牛麗麗臉上迅速浮上一片嬌羞,媚眼如絲地看了劉斌一眼,沒有正面回答,而是說:「劉哥,這樣挺舒服的!
  當歌曲結束時,兩人并沒有馬上分開,依舊按照原來的節奏的搖動。牛麗麗看劉斌的眼神與先前不同了,先前有著閃爍與羞怯,此刻則多了一份柔情和甜蜜,直到劉斌發現,才羞澀與劉斌分開。坐落后,譚倩過來敬酒,牛麗麗沒有推辭,并說:「劉哥,你如果喝不下了,我幫你喝!

  這句話被一旁的沈紅英聽到后,說:「原來麗麗你還能喝,那再來一瓶!
  敢情兩瓶酒又喝完了。劉斌作為請客的人自然不能反對,將目光投向牛麗麗,希望她反對,誰知她說:「再來一瓶,大家平分,喝完就散場!

  「麗麗姐,我不能喝了!股斜容^清醒的彭穎馬上表示反對說。

  「好,喝完就散場!褂行┟院膮堑べ澇膳{慃惖奶嶙h。

  劉斌把目光投向相對比較清醒的譚倩,譚倩說:「好再來一瓶,喝完散場!
  劉斌只有叫服務員再拿酒。這次是平分,彭穎借口男朋友來接了想逃脫,被譚倩攔住了,逼著她喝完再走。而吳丹喝下杯中酒后,已經站不穩了,譚倩只有宣布散場,同時對沈紅英和牛麗麗說:「我陪吳丹先走,你們賠劉哥買完單再走!
  待劉斌買完單,沈紅英已經站不起來了,也有些站不穩的牛麗麗見狀,看著劉斌說:「劉哥,怎么辦?」

  「林大哥出差了,這樣吧。你也站不穩了,到上面開間房子,你陪她到上面休息吧!箘⒈蟾杏X自己走起來也有些輕飄飄的了,不可能再護送兩人回家。
  牛麗麗想了想覺得也只有如此。當服務員把房卡拿來時,牛麗麗也要撐著墻壁才能走穩了,不可能再攙扶沈紅英,劉斌只有強打精神叫來服務員,幫自己一起把沈紅英扶到樓上房間里。

  沈紅英一著床,便迷迷糊糊睡著了。劉斌說:「麗麗,你最好是幫她把衣服脫了,蓋上被子,免得到時感冒!

  牛麗麗搖搖晃晃地走過去,想幫沈紅英脫衣服,怎奈沈紅英全身軟綿綿的,根本不能配合,而牛麗麗本就有些站不穩了,不得不叫劉斌幫忙。劉斌負責搬弄沈紅英的身子,牛麗麗負責脫衣服,兩人費了好大一會工夫才將沈紅英的外衣脫掉。外衣脫掉后,沈紅英的胸脯顯得更加巨大,比劉斌目前所經歷過的女人都巨大,而且還不是很綿軟,像小山一樣聳立在胸前。在搬弄沈紅英時,他心里已經開始悸動,此刻更是心旌搖動,只有趕忙拉過被子蓋住眼前的致命誘惑。

  將沈紅英安頓好,劉斌便準備離去,這時牛麗麗說:「劉哥,再陪我坐一會!
  看著牛麗麗企盼的目光,劉斌走過去在她身邊坐下。牛麗麗此刻完全沒有了羞澀和矜持,劉斌在身邊一坐下,便把身子靠了過來。

  「麗麗,你也喝多了,早點休息吧!箘⒈蟊緛硪呀浻行╇y受,牛麗麗再這樣靠著,身體更難受,先怕控制不了自己,趕緊勸說。

  「劉哥,再抱抱我!古{慃悈s不愿他走,并且將身子往他懷里擠來。
  劉斌心里清楚這下去會很危險,但是還手是不聽指揮地伸了過去,摟住了對方。牛麗麗順勢挽住他脖子,依在他懷中,說:「劉哥,抱緊我!

  「麗麗,我們不能這樣!箘⒈罂诶镞@么說,手卻不由自主地抱緊了對方。
  牛麗麗仰著頭媚眼如絲看著劉斌,并翹起紅唇,同時將劉斌的脖子往下拉。
  劉斌自然明白對方的意思,本想拒絕,但是頭卻不受控制地低了下來,吻住了對方湊上來的紅唇。

  未完待續
本帖最近評分記錄
夜蒅星宸 金幣 +8 轉帖分享,紅包獻上!  
評論加載中..
黄金股票 江西快三和值推荐 贵州快三走势图一定牛 群英会历史开奖结果 最笨最赚钱的炒股方法 基金配资 腾讯分分彩是腾讯的吗 广西快乐双彩最新公告牛材网 云南福彩时时彩 京东方股票会跌破4元吗